「咪咪,能拜託您一件事嗎?」
躺在病床上的九雨,向我這麼請求著。


「什麼事?」我削著水梨,把它削成妖精也能輕鬆食用的大小。
「可不可以請你收留我的孩子?」
「……」我驚訝的抬起頭看著九雨,他蒼白的臉上卻有著不同以往的倔強。
「可以嗎?」他柔聲卻堅定的問著,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。
「可是艮光……」
「哥哥那裡我已經說好了。」
「!」
「是啊,我答應九雨了。」艮光正好推開病房的門,走了進來。
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真的長大了,在他獨立生活的半年後,我看見了跟以前截然不同的艮光。
是了,更像個大人的艮光。

他是個身心都成熟的妖精了。
「咪咪,行嗎?」九雨用渴求的眼神看著我,同時艮光也放下手中的東西,站到了我面前。
「咪咪,你不用擔心我,我已經可以在外面生活了,家裡多一個小孩陪你也沒有什麼不好的……」
「……可是,他畢竟是野妖的蛋啊。」野生妖精與家養妖精天生大不同,更何況艮光雖然嘴裡說不要緊,但是他眼中還是閃爍著微微的抗拒感。
這是妖精的天性──強烈的地盤觀念。
「野妖嗎?」九雨苦澀的笑了,「當野妖一點也不好,我一點也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樣……受苦。」
「九雨……」的確,一隻病弱種的家養妖精已經不容易生存,更何況是必須自己學會覓食、躲藏的野妖。
我開始認真的思考這件事情。

我看了看他們兩個堅定無比的言神,猶豫著。

「咪咪,我搬出去住也不行嗎?」艮光皺起眉頭。
「這……」
「拜託。」
我為難的看著九雨身旁的蛋,半透明物裡的孩子,彷彿也在請求似的。
我沉默了數秒,突然想起九雨第一次出現在我家的樣子。
我是怎麼了,難到我忘記九雨所受的種種災難嗎?
「好吧,我收下這個孩子了。」我對著他們微笑著。
「太好了!」艮光開心的跳了起來,這到跟他小時候沒什麼改變。「我等下就回去把我的東西收拾收拾。」
「真的……太謝謝您了。」九雨眼中含著淚,臉上卻是再溫柔不過的笑容。
「傻孩子。」我敲了敲他的頭,我們都笑了。

就這樣,我們家多了一個新的小生命。
雖然還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來到我們身邊。
但我想,他一定能獲得最好的照顧──至少我盡所有能盡之力。

 

不過,我可以私心的要求他不要叫我阿罵嗎||||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Schild 的頭像
NSchild

Lyric

SYUlei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